航空总医院 医保号:05110010

医院动态

医院动态

【精彩演讲】“疫线”转运,“后浪”担当

发布时间:2020-11-04 14:16:54
浏览次数:

作为航空总医院的一名急诊医生,我参加120院前急救工作快2年了。选择这个压力山大的职业,只因曾经的非典战役,那些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让我对医者有了最纯粹的向往。

考验总在猝不及防时到来。今年2月,正值新冠疫情高发期,我与同事参加了北京市朝阳区新冠疫情专项转运,主要负责转运新冠肺炎患者或疑似患者。

1132.jpg


全副武装准备工作的张洲医生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却有生死的战争,当时,全国确诊病例成百上千增加,不时传来危重患者死亡消息,说不害怕是骗人的,我的心里也忐忑。

出发前,和父母一起吃饭,小酌了两杯竟喝多了,打着酒嗝对他们哭诉:“万一回不来可怎么办,我这么年轻,媳妇还没娶呢!”第二天醒来,却像什么都没发生,拿上行李就走。

作为转运医生,我的职责就是接到任务后,联系患者,核对信息,询问病情,做好判断,然后全副武装去执行转运,确保万无一失。

急救工作紧张复杂,新冠转运更胜一筹。医生是转运组的灵魂,压力几乎爆表。转运组大多是年轻人,我们从每次开始前的物资、药品清点,设备、器械检查,到任务结束后车辆、人员的洗消,防护装备的更换,所有流程不容半点马虎。转运中,医生更是如履薄冰。病情平稳的要监护、吸氧,病情危重的要开放静脉,气管插管,甚至是心肺复苏,每一项操作,都慎之又慎。而厚厚的防护服、双层手套和护目镜,又增加了工作的难度。

记得有次,一位20多岁的小伙,随时有生命危险。一路上,我紧盯他生命体征处理,还要时刻准备气管插管。在狭小局促的负压急救车厢内,急救操作更加困难,暴露感染风险更是成倍增加。我们就这样悬着心处理了一路,直到把小伙平安送达才舒了一口气。

046374009643407742052053116.jpg

张洲医生等医院120班组人员奔忙在转运一线

这样的转运,每一天都是我从未经历过的高强度。我们一个班要连上24个小时,要执行六七次任务,常常会从早上八九点要一直干到凌晨三四点,有时甚至能从天亮再干到天亮。其间,休息几乎不可能,连吃饭喝水,也只能趁着车辆消毒间隙。一份盒饭,我们两三分钟就能吃干净。

转运中,我最难忘的是一家三口聚集患者。这家姥爷,曾去过武汉,但在小区排查时,选择了隐瞒;后来老伴发热咳嗽,还是隐瞒,自行用药处理;再后来,女儿女婿也有症状,扛不住了,去医院时,被作为疑似病例隔离了。因此,我们要转运剩下的姥姥、姥爷和3岁的小孙女。

那天到达患者家时,已经深夜两点多。60多的姥爷提着大包小包行李先出来,刚放好行李,就跟我说,希望等等再走,小孙女还在睡觉。说实话,我心里挺有气的,这么多人,就因为这一家子隐瞒,折腾到大半夜。但我强忍住气说,转运工作有严格要求,快下来吧。但姥爷依然请求,不得已,我只能忍气继续解释按时转运的重要性。终于,姥姥抱着小孙女出来了。可小女孩一出单元门,看见这阵势,哇的一下就哭了。孩子一哭,老人更是手足无措了。看着紧张无助的老人,还有哭闹的孩子,我的心一下就软了!抱过孩子,我耐心对老人说,咱们尽快上车吧,我让司机开稳点儿,路上还能哄着孩子再睡会儿。途中,我强忍疲倦,不时跟老人说说话,尽量安慰他们,缓解他们紧张恐惧的情绪,孩子也慢慢入睡了。顺利完成交接后,老爷子一个劲儿对我说谢谢,夜色里,我看他眼里,竟有一点隐约的泪光。

11奖章.jpg

张洲医生荣获航空工业战疫立功奖二等功

一个多月的转运工作,虽然很苦很累,但我们没有一个人退缩。最终,在我和同事努力拼搏下,我们圆满完成了转运任务。在新冠专项转运中,我院6名医护司人员,共执行新冠疫情专项转运任务59人次,转运新冠肺炎确诊患者14人次,新冠肺炎疑似患者35人次,密接人员10人次,在初春北京的风雪兼程中,行驶总里程四千余公里。我们因此荣获了航空工业战疫立功奖二等功。

其实,我和同事只是奋战在抗疫一线广大青年的一个缩影。今年3月,习近平在给北京大学援鄂医疗队全体90后党员的回信中说,你们青年人同在一线英勇奋战的广大疫情防控人员一道,不畏艰险、冲锋在前、舍生忘死,彰显了青春的蓬勃力量,交出了合格答卷。我相信,正是全国千千万万和我们一样拼搏的青年人,汇聚成了抗疫一线的磅礴后浪。 

我自豪,青春年少,有大把时间拼搏向上;我自豪,战“疫”一线,我是奔涌其中的90“后浪”;我自豪,华夏儿女有担当,国家有力量!

(本文由航空总医院急诊医生张洲口述    田琨采写)

备注:本文为中国医院质量成果发表赛品牌故事大赛二等奖获奖者张洲演讲稿,刊登于中国网、健康界、北京卫生健康委官网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