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总医院 医保号:05110010

医院动态

医院动态

【写在11.11光棍节】“想不清楚”的“剩女剩男们”“脱光”这么难

发布时间:2016-11-10 11:05:51
浏览次数:

ZjaG-fxkszhk0210863.jpg

猴年的时光已所剩不多了,已过30岁的小樱内心的焦虑感,莫名的一天天越发的膨胀起来,似乎有一种要把身体撑爆的感觉。来北京学习、工作一晃都十一个年头了,工作逐渐稳定下来,收入也年年进步,可感情的归宿却迟迟看不出希望。尤其近年来,曾经一起走过的小伙伴们婚嫁的越来越多,父母的唠叨越来越少,小樱心里的困惑越来越重了。一向活泼开朗的她,最近很少外出活动,下班之后总是一个人窝在屋里上网、刷手机,有时朋友同事邀约出去聚聚,想想后总是以各种借口爽约。相处了近一年的男朋友也快一个月没见面了,虽然彼此工作忙是重要原因,可心里却并没有多少强烈的见面意愿。难道这段不算短的感情,又要无疾而终了吗?

出生知识分子家庭的小樱,自小家教严格,学习生活一直循规蹈矩按部就班,即使上大学后离家在外,独自学习生活,依然时刻不忘父母的严格教导。当初大学二年级时,受周围同学的影响,也曾偷偷接受了学校一位学长的追求。却在暑假回家时,因自己的反常行为,被父母发现了端倪。于是被父母很认真的做了一番关于“恋爱”的谈话,尽管小樱自认为和学长间还只是喜欢彼此,算不上恋爱。但父母很严肃的指出,大学期间应该专心学业,恋爱浪费时间,影响学业和将来的就业,让她自己“想清楚”。因为“想清楚”了,小樱在其后的大学期间和刚工作的头两年里,尽管不乏追求表白者,但都被她很“清楚”的拒绝了。

3430108727151606958.jpg

随着时光的流逝,同龄人中恋爱结婚的日益多了起来,小樱的父母也开始唠叨起她的感情的事来,小樱也害怕自己一不小心也成了“剩女”一族。最后,小樱把偷偷相处了一年的男朋友,高中时的同学阿黄带到了父母面前,满心希望得到父母的祝福,早日迈入幸福的婚姻生活,却没成想父母对阿黄的大专学历和家庭背景都极为不满意,认为完全配不上自家闺女。虽然他们并没做出什么激烈的反对,但言谈间总是流露出他们的不满和失望,说得最多的那句“我们是为你将来好,你自己想清楚了”。这样的状态让敏感的小樱心中十分压抑,总有种自己做了什么错事的感觉。尤其是,男友虽对自己挺好,但一提起父母的态度,两人就免不了闹意见。结果在她28岁那年,相处了近三年的男友还是提出了分手。当时感情上虽然很是不舍,却不知为啥自己并没有过多的去努力,以挽留这段为时不短的初恋感情,也许是恋爱长跑后内心的疲劳感,或者也有些自己也觉得没想清楚的缘由吧。


失恋后的小樱,通过亲朋好友的介绍、相亲等方式认识相处过不少“好男生”,也希望尽快结婚一了大家的心愿。尽管其中也有不少彼此喜欢、父母也比较满意的,可无论相处时间长短如何满意,每到谈婚论嫁之时,小樱的心里就生出莫名的焦虑不安感,总觉得嫁给对方后无法保证将来的婚姻生活美满到头,最后都不幸的以分手告终。就是现在相处的男朋友,各方面都是说不出有啥不满意的“优秀潜力股”,半年前提出结婚愿望时,小樱的回答就是“我还没想清楚”。之后也多次谈起结婚话题,也都是以‘没想清楚’而不了了之。渐渐的亲朋们,甚至连父母都认为是小樱太挑剔的缘故,男友的看法是小樱患了“恐婚症”。小樱也怀疑是不是真的有“恐婚症”这种病,马上又是一年的“11.11”光混节了,真的因为“恐婚症”还是不能“脱光”吗?

rdn_53e49e29240f1.jpg

其实在现代都市生活中,类似小樱这样的“恐婚”心理,并不是偶然的孤立现象。那么这些年轻人真的是“恐婚”吗?他们恐惧什么呢?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婚姻形式是人类社会发展出的特定生活方式,在过去的人类历史中,一直是个体和族群保持生存和发展的最佳方式,古今中外概莫如此。所以在我们过去的传统观念里,特别强调“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婚姻稳定性。其他如“百年好合”、“白头偕老”、“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等等理念,无不反映出人们内心对婚姻美好形式的理念,永恒、不变、稳定的感情、婚姻才是最美好的。

可现实社会的发展和异文化等因素的影响,现实中人们却处处感受到感情、婚姻形式的变化,越来越难于做到一朝接连理白头到终身。当今中国社会男女平等日盛,无论男女都可以通过自我努力在社会中独自良好工作生活,每个人都更强调自我人格的独立,婚姻越来越不是人们唯一或必须的生活方式,必然更加剧了婚姻生活中的冲突和不稳定性。现代婚姻依然是人们社会生活的一种主流方式,他为人们带来感情的归属,良好抚育子女的环境和夫妻彼此持续的关爱与支持。但这种良好的生活方式同样受到现实外界的各种因素的干扰,可能以任何形式在某个节点,出现不可预期的变故,给彼此带来创伤、痛苦,甚至悲剧。与古人不同,今天的人们即使离开婚姻的“围城”,只要自我努力,仍然可以独自良好生活,甚至生活的更加精彩。如果我们不能以真正独立的态度去面对婚姻,必然会因越来越多的未知干扰因素的影响而困扰,无法坚信婚姻的积极作用和未来保证,更无法决心迈出走入婚姻的那一步,成为“恐婚症”患者。

如小樱一样,希望未来的婚姻如自己“想清楚”的那样,永远美满和谐安稳,其实自己心里既不能确定,真的走入婚姻后,是否对方能如希望的那样始终如一,也无法确定自己今天的满意是不是会成为未来的不满。于是在父母“自己想清楚”的教导下,变得对结婚越来越“想不清楚”了。

“剩男剩女”们要想尽快“脱光”,必须用更加现代的理念去理解婚姻的意义。婚姻不是人生的全部,更不是人生全部的保障。能否真正的面对彼此的需要,无论是否是永远的,只要是认真、真诚的就是值得拥有。只有对自我人生未来充满自信,无论遭遇什么“围城”的困扰,都能独自美好生活,才能跨越“恐婚”情绪的困扰,实现尽快“脱光”的愿望。

婚姻的美好只有走入了才能体会,“围城”的困扰只有经历了才能面对。如果一切都必须在“想清楚”了前提下可以预料,现代婚姻的精彩和魅力就一定变得黯然乏味,而让剩男剩女们不断重复着“庆祝11.11”的又一次到来。

心身医学科 喻小念

专家介绍

20141105112330.jpg

喻小念心身医学科主任,主任医师、教授

先后毕业于华西医科大学、日本九州大学,获医学/心理学博士学位,拥有日本国立精神神经研究中心博士后研究员经历。长期从事精神因素刺激对机体健康影响的研究及各类精神心理疾病的临床诊治,具有深厚医学、心理学素养及20余年临床及教学经验。

专业特长:各类精神心理疾病的临床诊治,善于调节各种躯体疾病中的心理问题,并对各种社会适应性障碍及心理危机、一般人群的恋爱婚姻家庭问题、工作学习问题、就业问题等给予必要的心理咨询服务。

出诊时间: 星期一(全天)、星期二(上午)、星期四(上午) 

科室电话:010-59520353


相关文章